快豹-记录世界记录你

“守护着出口吗?”谭金低头看着水潭,满脸都写着抗拒。

我轻笑出声:“你们还是别下去了,我先去探探路。”

“可是这……”章峰有些担忧地看着我,这刚和嬴正决战完,我也是片刻都没有休息一下,现在又要去面对未知的危险。

“放心吧,没了暗蛟,下面应该没有什么威胁。”我其实并不敢保证真的没有威胁,但这个时候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还不如说点好听话让他们放心。

楚思离没有出声,他知道现在自己也帮不上忙,已进入水潭,只怕他们又会再次进入幻境当中,没有任何意义。

做好决定之后,我又画了几张符文备用,休息了好一会儿,才再次准备下水。

“小心些。”在我下水前,章峰出声提醒到。

大家都很清楚,若是我出了事,只怕就真的谁也离不开这里了。

下水之后,我找准方位一路下潜,符文能够帮助我点亮周围的环境,适当地抵御寒冷。

没过多久,我终于看到了下方的东西是什么。

那是一尊棺木。

棺木周围好像有一层无形的屏障,将周围的水隔绝开来。

超火辣的美女妹妹

我轻轻触碰到那层屏障,倒是没有什么阻碍就进入其中。

不用再憋气,这让我舒服了不少。

这里的空间也算是不小了,但这里的氧气估计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。

棺木呈深黑色,在这片安静的区域里显得沉稳又大气。

“这难道是……嬴正的棺木?”棺木的花纹是天子才可以刻制的双龙戏珠,我拧着眉头看着这口棺材,却不敢轻举妄动。

照嬴正那个性子,绝对不可能不设任何机关,就放任人靠近他的东西。

可周围安静地可怕,并没有任何攻击。

鼓起勇气轻轻触碰了一下棺木,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只怕待会儿开馆的时候会有暗器。”我往后退了一些,想要退到水壁之外,等会儿若是真有暗器,也能够躲开。

可是就在我触碰到水壁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已经出不去了。

心里感到有些懊悔,不该如此轻举妄动的!

可是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先开馆看看。

捏紧手中的符咒,我小心翼翼地将手放了上去,一用力将棺盖推开。

木头摩擦的声音十分刺耳,我皱着眉头继续手上的动作,果不其然,里面又冒出来团黑气。

符文立刻飞升在我的面前,将这团黑气尽数抵挡。

可是这黑气源源不断地从棺木里冒出来,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促进它的生长似的。

符文支撑不了多久,我索性一脚将棺材板直接踢开。大片大片的黑气冒出,瞬间就弥漫了整个水下的空间。

我将几张符文都尽数摆在面前,勉强为自己劈开了一个区域,不受黑气所侵蚀。

“我就不信了,你这水壁破不了!”我一拳打在水壁上,却好像是打中了棉花。

心中不可抑制地感到有些慌乱,我咬破手指,直接在水壁上写上一道爆破符。

符文还没有写成,水壁就开始剧烈地波动了起来,像是接触到了什么令他愤怒的东西似的。

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,可水壁的波动让我无法顺利地在上面书写。

“给我破!”我大吼一声,将全身的力气凝聚在指尖,红光大盛,整个水壁突然破开。

一大片水突然压下来,拍击在我的胸口,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里准备,但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身子随着水压悬空,我看着那些黑气迅速融入水中,就好像是一滴墨滴入水中缓缓散开。

好在符文并不会遇水而灭,我赶紧靠近棺木,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里面除了躺着一个盒子,什么都没有。

“为了储存这个盒子,嬴正专门创造了这么一个异空间?还找了这么多树精和一头暗蛟来守护,最后还要放进一口棺材里?”心中的疑问一个接一个,我摸不准嬴正的意图,只得先讲这个盒子拿出来。

一路向水面游去,我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浓郁。

能够让嬴正如此尽兴对待的,只怕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,说不定就是他留下的后手。

可是,嬴正又为什么要让我们进到这个空间里来呢?

终于到了水面,我举起手中的盒子以表示自己平安无损地回来了。

可三人却并没有在水潭边上。

我心下大惊,在我下去的这一会儿,究竟又发生了什么?

连忙从水中爬起来,寒冷的空气让我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可我顾不得自己一身的水,在水潭附近找了好几个,却只发现了倒在面包车后面的一颗树精。

这树精看起来好像十分恐惧,可是它身上被贴了一道符,现下是不能动弹了。

“难不成树精冲进来了?”我有些担忧他们的安危,连忙朝着来时的路赶去。

没走多久,就听到了章峰的说话声:“好小子,跑得还挺快。”

听到这个声音,我终于松了口气,看来大家应该都没事了。

“你们干什么去了?害得我好找。”我没再往前,隔空给他们打了招呼。

果然,三人听到我的声音,脚步明显加快了朝下方赶来。

“没事吧?找到什么了没?”谭金走在最前面,手里好像抬着什么东西。

我这才发现,他们抓了一只树精下来。

这是树精的身上也和刚才那只一样,被贴上了符文,正在三人的手中瑟瑟发抖。

“你们抬这东西干嘛?”看着他们将树精扔在地上,感到有些不解。总不至于,是因为等我太无聊了,抓两只树精下来玩玩儿打发时间吧?

“不能碰水,我们还不能利用一下这东西吗?我们打算用树精做艘船。”谭金有些得意自己提出来的计划,“倒是你,找到了什么?”

我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他们看:“先别着急打开,只怕还有什么机关。”

对待嬴正的东西,一定要万分小心。

可我在说话的时候,谭金手上的动作却已经收不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