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资源站误入

富景楼的后厨里,谭雪莉一脸严肃将所有人召集起来,然后首先是询问前面服务员,食客们对今天富景楼早茶的一些反馈。

负责前面招呼客人的服务人员面面相觑,最终领班站出来说:“谭厨师长,今天客人普遍都在说,我们富景楼早茶味道更好了,这真的是我亲耳听到的。”

领班开口,其他服务员也都站出来,纷纷表示确实食客都表示味道好了。

“厨师长,我今天接待的那桌,一家几代人都是每天必定来富景楼吃早茶的,那家的老人还专门跟我说了,今天的三丁包和翡翠烧麦以及千层油糕变得更正宗了。”

“是啊,没有听到有客人说,我们今天的早茶有什么问题啊?”

“厨师长,是真的,我们今天都是获得客人称赞。”

……

听服务员的反馈,谭雪莉也是感到有些疑惑,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发火?

这个时候,后厨的人员,把今天的几样东西部都呈上来。

谭雪莉认真进行了一番检查,从外形上看绝对都是精品,几种包子完附和要求,烧麦和千层油糕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

随后,谭雪莉又亲自品尝了一下。

当把每一样都吃了一遍,吃到翡翠烧麦的时候,谭雪莉的脸色陡然一变。终于发现了问题,翡翠烧麦的味道有一些不对。

甜美可爱女孩图书馆的甜美写真

因为翡翠烧麦吃到嘴里咀嚼到最后,隐隐会返出一丝丝的苦涩味道。虽然这么一丝的苦涩味道,如果不仔细去品尝,可能根本就没办法发觉,但是这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。

谭雪莉接下来又吃到五丁包子,她再一次尝出问题。

整体上,五丁包子和翡翠烧麦一样,吃起来是没有任何问题,味道也确实是非常美味的。可是包子中海参在咀嚼过后,同样会在口中残留下一丝丝的苦味。

谭雪莉神情变得非常严肃,又连续尝了其他的一些包子,在菜梗包的素包子上,又尝到了相同的苦涩味道来。

终于,谭雪莉已经了解到了问题,立刻召集后厨今天负责的白案过来:“你们自己尝一尝吧。”

白案师傅们不敢多言,一个一个上前尝一尝谭雪莉摆出来的包子和烧麦。

尝过了之后,白案师傅们却并没有发现问题所在。

其中白案的领班开口说:“主厨,这没有问题啊?我们这完按照标准来做的,不可能会有问题的,您是不是弄错了?”

不过没等谭雪莉回话,一位稍年轻的白案说:“师父,有问题的,你仔细尝尝,应该是青菜中,有那么一丝丝的苦涩味。”

谭雪莉闻言多看了年轻白案几眼,觉得这年轻白案还真是有点能力。

被提醒了过后,几个白案师傅也都再次认真尝了一遍。

这一次,白案领班终于吃了出来,有些惊讶地说:“这,这不应该啊?我们都是按照标准去做,而且严格把青菜给清洗很干净啊?这,这怎么会呢?”

谭雪莉脸色很不好,但是面对这种情况她也很清楚,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。

没有过多的迟疑,谭雪莉叫上几个白案一起,决定去彻底的查一遍,看看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

只是在谭雪莉他们彻查进行时,苏澜馨已经带着秘书踏进了富景楼大厅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在苏记的后厨里,师徒俩正在进行着各种准备工作。

林瑞峰看着师父,在汆煮食材的时候,有一些会直接用水龙头的水,有一些则是要用纯净水。

这不禁让林瑞峰感到奇怪,忍不住问:“师父,你为什么有的菜汆煮要用纯净水呢?”

冯一帆听到徒弟这么问,很认真回答:“虽然我们厨房用水是经过过滤处理,但是依旧可能会残留一些自来水味道,若是汆煮需要保持纯净口感的菜,就不能有任何异味存在,不然会影响整体成菜口感。”

林瑞峰听后点了点头: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?难怪早上我汆煮青菜的时候,你不让我直接用水龙头的水呢。”

冯一帆笑着说:“对,翡翠烧麦因为就是要用脆嫩菜叶,所以一定要保证菜叶口感,最好是使用纯净水汆煮,才不会在菜叶上残留异味,烧麦吃起来才能温柔熨帖、滋润利落。”

林瑞峰想了想又问:“师父,那如果不用纯净水的话,一般人能吃的出来吗?”

冯一帆很直接回答:“经过一些烹调后,是能够将水中那么一点异味彻底掩盖,一般人也尝不出来,但我们身为厨师,就要认真对待这个问题。”

现在林瑞峰倒是对师父又有些刮目相看,他发现师父是个特别认真的人。

即便是自来水进入厨房时,已经是经过了过滤的,但他依旧会在很多地方坚持用纯净水。

目的是为了保证烹调过程中,最大程度呈现出食材的美味,而不要受到其他杂味影响。

这一份认真的态度,在林瑞峰看来,可能也是苏记一代代人所坚持的东西。

冯一帆见徒弟在愣神,伸手将徒弟给唤回神说:“别愣着了,赶紧给我行动起来啊,该准备的东西都要准备,配料你都切好了吗?”

林瑞峰回过神来,也是赶紧应道:“哦,好的师父,我这就开始的。”

厨房里师徒俩忙碌,前面餐馆里婆媳俩也是同样在忙碌,张罗着准备今天的营业。

……

苏澜馨和秘书在富景楼坐下来,然后几乎是同样点了之前庄家两位点的那一套。

点完了,等服务员离去后,苏澜馨问秘书:“你发现了问题没?”

秘书迟疑了一下,压低声音说:“苏总,似乎定价上稍微贵了一点,但是考虑到富景楼的地势,这个价位倒也还是能够接受吧?”

苏澜馨脸色严肃地继续问:“早茶如果是为了彰显富贵,那还何必做这个早茶生意呢?”

秘书听了也是只能说:“嗯,那苏总我记下了,我会告诉雪莉的。”

等到点的餐点上来后,苏澜馨还没有吃,看了一眼笼屉中的东西,眉头又再次紧锁。

这次,就连秘书也跟着是脸色难看起来。

如果说之前秘书还能为价格做一些解释,那么现在看到上来的包子个头,秘书是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去帮忙解释什么了。

一个三丁包卖10元,而包子的个头竟然不是大包。至于20一笼的翡翠烧麦,一笼里面竟然只有四个。

单是这个价格,已经让秘书没办法去帮忙辩解什么了。

苏澜馨拿起筷子一刻,恰好旁边桌子传来议论声:“包子味道真好,但是这价格实在是有点太贵,富景楼真是如其名了,不是富贵人都吃不起啊。”

秘书听到同时看向苏总,同样顺势扫了一圈整个富景楼的大厅。

早茶时间还没过,整个富景楼里其实只有寥寥几桌,而且其中大部分看着应该都是游客。

苏澜馨用筷子夹起翡翠烧麦,放到嘴边咬下去一口。只是咀嚼了一下,苏澜馨立刻拿起餐布挡着吐掉,一言不发站起身向后厨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