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成人网

“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武子孝怒极反笑,“我们的仇恨不死不休,你还想着和我做生意。你他么脑残呀!”

“嗤!”

他的怒骂声刚落,林飞又是一个雷光电球,精准地射入他的口中。

嘣……

又是一声炮仗在一个密闭容器内爆炸发出的声音,这次武子孝口鼻喷血,模样好不凄惨。

他痛苦地捂着嘴,手指缝都在流血,惊恐地在地上打滚,连哀嚎声都不敢发出来。

嘴巴太疼了,疼得要命呀!

同时,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被震得要休克了,眼前一片小星星。

这种痛苦对于他而言,简直像是在经历着人间炼狱。

同时,他对林飞的惊恐,在逐渐的升级。

从最初的不屑到害怕,再从害怕到惊恐,现在已经畏惧的灵魂都在颤栗。

“不……不要伤我家少爷!”

唇红肤白优雅美女白净如雪唯美写真

陡然,林飞背后,总算有个敢说话的人。

林飞回头,就看到了一个中年汉子,带着五六个手中握着双管猎枪。

这种枪撞得都是散弹,距离远一些打不死人,但是那些数量很多的钢珠,如果打在屁股上或者其他地方。

那种滋味肯定不好受!

这种猎枪也是土枪。

林飞冷笑着,瞪了他们一眼:“如果你们不怕有事,尽管开枪试试!”

这句话让眼前的众人憋了一肚子火气。

妮玛,我们拿着武器,他还敢这么横。

实在想不明白,这少年哪来的底气?

为首的汉子,尽管害怕,但是害怕情愫很快被愤怒淹没。

他一咬牙,心一横!

“王八蛋你成功挑战了我的尊严,我不开这一枪,就对不起我手中的这把枪!”

大吼着他已经扣动了扳机!

之不过,他在扣动扳机的瞬间,林飞的手一扬,又是一个雷光劲爆。

嗖!

光芒闪耀,亮瞎了这些人的钛合金狗眼。

砰!

一声巨响,那汉子手中的土枪直接炸膛。

长长的抢管被炸得破碎,密密麻麻的弹珠,劈里啪啦,逆转着打在他的身上,打在附近的其他人身上。

“啊!”

惨叫声四起,顿时整个院落鸡飞狗跳。

两只藏獒,嗷嗷叫着,挣脱人的牵狗绳,嗖地逃出了院落。

紧跟着,就是几个人飞速逃窜。

偌大的院落,从混乱,转而变得清净。

几秒后,院落里一个人没了,都孬种的吓跑了。

武子孝看得已经傻眼了,也绝望了,心中哀嚎不已。

我这是算计别人呢,结果自己栽了!

谁特么告诉我,林飞只是一个上门女婿,一个废物!

妈的管家,是管家!你个老狗,等着,我要死能活着走出去,我把你变成第二个太监!

这时,林飞冲着胆战心惊的武子孝灿烂一笑。

“武公子我们可以进去商谈了吧!”

“可……可以……”

武子孝张口就是鲜血溢出,凄凄惨惨。

说话也含糊不清,眼神惊恐躲闪。

叶清雪望着他忍不住摇头:“好好的商谈非让你搞成这样。我觉得,我们没有合作的必要了。”

“唉,清雪,来了都来了,自然不能白来。”林飞笑着道:“我想武公子会给我们很多优惠的条件的。”

武子贤心中暗骂:给你个大头鬼!

但是,林飞一个眼神,他就魂惊肉跳,孬种地点头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林飞笑着拍拍他的肩膀:“孺子可教!”

“知啦”

武子孝感觉自己像是遭受了电击一样,浑身猛然痉挛。

同时,他感觉口腔内有了一股甜甜的气息在涌动,接着口腔内的疼痛消失。

这下,他诧异的木楞当场,砸吧几下嘴巴,发现真的不疼。

他狐疑地用舌头搅动口腔,震惊的发现,刚才口腔还烂得血肉模糊,现在竟然痊愈了!

口腔痊愈,不再痛苦,本来是一件让人十分高兴的事情。

然而,此刻他却惊恐的脊背发冷。

眼前的少年,实在太可怕了。

他竟然拥有瞬间让人跌入地狱,瞬间也能拯救人出地狱的本事。

妖孽,此人绝对是个妖孽呀!

一时间他的站姿明显的卑躬起来,不自觉的在林飞面前低下了头。

往常他何其的高傲,总是绝觉得高人一等,狂傲加**。

然而,此刻他觉得高傲不起来了,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。

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,从内心开始泛滥。

“两位……请,请!”

他变得特别小心,客气,卑微。

一时间,叶清雪对他的变化,都有些不适应了。

等林飞和叶清雪坐定,他自己亲自泡茶,斟茶。

小心翼翼的伺候着,然后才落座。

叶清雪望着先前还高傲的像是王孙公子一样的人,现在竟然如此服服帖帖,还真是哭笑不得。

叶清雪先开口了:“武先生我是诚心和你们公司合作的。”

“明白,明白!叶小姐有什么条件尽管提!”

他这句话说的特别违心,带着讨好的意思。

他在揣摩,这个女人清冷,有着自己的高傲,她不会干那种落井下石的事情。

所以,他才敢说这种讨好的大胆话。

林飞却突然开口:“以前你们的意向之上,你们的公司让利百分之10的百分点。”

武子孝猛然捏紧了拳头,怒火蹭蹭的向上冒。

他很想站起来咆哮:你妹呀!我和你们合作,出人力、营销方案,再让利10个百分点,我特么白忙活,还要倒贴给员工工资。欺人太甚了!

“怎么,看你的意思,你不想同意?”

林飞一个冰冷的眼神,让武子孝顿时感觉如五雷轰顶。

他惊吓的猛然站起来,连连摆手。

“啊,不是不是,我同意,我同意……”

叶清雪有些愕然,显然没想到对方会惧怕林飞如此。

她自然明白,对方再让利10个点肯定是白忙活。

她转头望向林飞,有些心软了。

“有点狠,要不……”

林飞笑着打断她的话,“狠吗?”

“啊,不狠不狠!”武子孝慌忙摆手。

林飞人畜无害地笑望向武子孝:“你可以拒绝,可以和我们讨价还价。”

我敢吗?

武子孝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“不,这个方案很合适就这么定下吧。我们签合同!”